• 1281閱讀
  • 3回復

只等擁你入懷

樓層直達
級別: 俠客
發帖
265
金錢
3478
威望
1
貢獻值
0
只等擁你入懷
 
  嫻熟的點燃一根煙,是我喜歡的More,深棕色的雪茄紙包裹,高貴妖冶。用力的往里吸,吐出,輕柔的煙圈在空中彌漫,就像一個哭泣的怨婦,詮釋出了我眼中所有的寂寞。
  很多時候,我搞不清楚那究竟是幻覺還是意象,我被關在一個陰冷黑暗的房間,光腳踩在潮濕的地板上,瑟瑟的發抖,倔強的眼神透漏出桀驁不遜。
  八年了,我已成長為一個美麗的女人,在充斥著曖昧空氣和挑逗霓紅的城市中,被打磨的愈加玲瓏極致。我知道自己不再是童年那個可愛的小女孩,只是眼神一如既往的不羈迷離。
  時間是最好的魔幻師。八年又是很長的時間,長到足以去遺忘,去改變。
  是的,我想我應該忘卻的,忘卻那個在角落里瑟瑟發抖的女孩,忘卻那桀驁的眼神。可一瞬間我知道我錯了,鏡子中依然是張孤傲的臉,冷漠到不近人情。

  再次與曼相遇,在酒吧曖昧的氣息中。她著一身紫色旗袍,正在舞池中搖曳,綠色的熒光粉,sex的紅唇,把古典與前衛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  叫住她,她激動的差點流淚,我眼中也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驚喜:“曼八年來你去了哪里?”
  很熟悉的微笑,她說:“獨,你一點沒變,還是這樣的問話方式。像十四歲的你,在一個雨夜用力抱住我說,曼,我找不到你,你去了哪里?”其實我從未離開,漂泊的一直是你,像一陣不羈的風,到處流浪。

  記得童年的時候我們學校附近有一片油菜地。三四月份就會盛開漂亮的油菜花,黃的扎眼,同學們都喜歡到那里逮蝴蝶捉迷藏,曼是比較安靜的孩子,喜歡坐在花邊靜靜的看書,而我是班上最漂亮卻最古怪的孩子,沒有一個朋友。
  就是那天看著她靜靜的樣子,我心突然如水般寧靜,就這樣走到她身邊,說:“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?”她剎那的驚訝,隨后沖我微笑,那是我見過最明朗的笑容,如徐徐微風,從此這笑容就定格在記憶里。
  我們都是優秀的學生,只是平時我很少說話,哪怕面對曼的時候。但是她懂我,只有她能從我的只言片語和古怪的問題中,懂我的心事。

  她隨手抽出一根煙,是韓國ESSE的牌子,很女人的香煙,纖細脆弱,優雅嫵媚,漂亮的煙圈在她指間游弋,她說:“獨,我開始相信宿命,冥冥中無法逃脫的安排。”
  曼變了,記憶中的她溫柔婉約,水般的女子,現在卻是這樣的不可屈服,有我的影子。
  心突然生疼。
  她說:“獨,17歲我愛上了一個男人。”

  與毅交往已經兩年零四個月了,我已經習慣了他身上淡淡的古龍水味道。還有他說話溫文爾雅的語氣。我不知道自己還愛不愛他,更不知道自己是否愛過他。
  這樣說未免太過自私,可這是事實。跟他在一塊,感動遠遠大于心動。他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但我依賴他。我很清楚的知道只有他能容忍我的神經質和壞脾氣。
  在我眼淚突然的泛濫時,他靜靜的抱著我給我擦眼淚,我莫名的發脾氣,卻任由我抓的血痕累累,不責備一句。我知道他愛我,不只是一個男朋友對女朋友的愛,更像一個慈愛的父親面對任性的小女兒,卻毫無辦法,有的只能是愛和寬容。
  有這樣一個男朋友,我應該別無所求了。但是我很寂寞。
  是的,很寂寞。
  有些人就是這樣,你沒遇見前很寂寞,遇見了還是同樣的寂寞。

  6月26號,我22歲的生日。
  毅因為特殊原因必須出差,臨走都是一臉的自責。我沒有丁點的怪他,他那么愛我,我欠他已經很多,而且他是那么無奈。其實怎樣過生日我是無所謂的,毅在與不在都是一個樣子,只不過在我最難過的生日這天有個發泄對象而已。
  晚上我來到自己喜歡的十點十分酒吧,蜷縮在角落里,獨自喝著酒,不禁想起毅溫柔的臉,竟然笑出聲來。
  我22歲的生日,如曼佗羅的寂寞。
  接著我看到了斯言,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我不會相信世間竟有如此極致的男人,鼻與唇勾勒出完美的弧線,眼神深邃到寧靜,鉆石一樣的氣息,毒一般的誘惑。他身邊還有一個妖冶的女人,女人有一張無懈可擊的臉,畫著精致的裝容,卻沒有生氣。
  只見女人拉著他的衣服,一臉的卑微:“斯言,我愛你,求你不要離開我,不要離開我……”男人用力摔開女人,一臉的不屑。女人更加卑微:“你要我怎樣做才可以,求你告訴我。”男人厲聲喝道:“你給我馬上滾出去!”
  終于忍無可忍,走上前去:“你他媽什么男人!”隨即將酒杯迎面潑上,液體與肌膚摩擦發出很另類的聲響,男人和女人頓時呆若木雞。
  徑直走出酒吧,有一種莫名的快意,憋在心里很久的壓抑,因著一次偶然的怪異舉動而全然釋放,然而快意之后有一絲不安,其實自己沒有任何權利干涉別人的生活。
  路邊橘黃的燈光透過樹上斑駁的枝杈斜射下來,有一種詭異的曖昧氣息,蠱惑醉人。想起毅溫暖的擁抱和撫摩。
  從來我都是容易寂寞的女孩子。

  四天后毅如期歸來,進門就把我擁入壞,像個剛離開家的孩子。我機械的配合著他的熱情。
  曼來電話,說晚上過來。
  下班后毅早早回家,開始燒菜,他總是好的無可挑剔。
  曼說獨獨,你終于可以幸福,有毅照顧你我也可以放心。他是個好男人,你要珍惜。我淡淡的笑。
  飯桌上毅如往常呵護倍至,曼神情微恙,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,紅色的液體在她喉嚨里發出寂寞的呻吟,她微著笑,眼睛里閃著晶瑩。
  她握住我的手,眼神無比的憂郁:“獨獨我什么時候能如你一樣幸福,有毅這樣的男人對我呵護?”
  “總會有,總會有……”我安慰著她。
  “你知道嗎?我真的很愛他,他怎么可以對我如此冷漠……”
  終于酩酊,躺在一張床上,清晰的感受到曼游離的氣息,我記起14歲那年,她爬到我床上,眼睛一閃一閃:獨獨以后我們要一塊幸福。

  與斯言第二次相遇還是在十點十分酒吧,我和曼正互訴自己的心事,玩弄著手中的酒杯,曼突然站起,我抬頭看到了斯言。
  獨獨,這就是我對你說的男人,曼突然變的小心翼翼,一臉的謙恭。
  我瞟了他一眼,哦了一聲。
  他在曼旁邊坐下,曼變的局促不安。他一臉壞笑:“曼,你朋友好象很討厭我哦”
  我冷笑了一聲:“呵呵,有些人我第一次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,第二次見就看見就想惡心。”
  “怎么還對我有意見?”他還是那一臉的壞笑。
  “怎么你們認識?”曼一臉疑惑。
  “不打不相識嘛,你說是不是,小獨獨?”
  “切,自以為是,欺凌少女的無恥之徒,人人見而唾之!”
  后來經常見她和曼成雙入對,雖然我不喜歡他,但也默默開心,他能給曼的快樂我無法給予。

  明天就是生母的祭日,我又變的恍惚不安,晚上睡夢中再次驚醒,全身虛汗。毅抱著我,怎么又做噩夢了,沒事的,沒事的,只是個夢……
  一會他鼾聲濺起,我卻無法入睡。
  媽媽又來找我,她說:“獨獨,都是媽媽的錯,現在跟媽媽走好不好,再也不分開……”
  眼淚再次泛濫,我喜歡在無人的夜里一個人默默的流淚,其實我早已不怪她生下我后舍我和父親而去,她帶給我的自卑和傷害我也已經習慣。畢竟都是女人,她投向另一個懷抱也并不能說明她是個濫情的人。只是不該生下我。不該讓我從小就被罵為淫婦的女兒。
  她帶著我叫的第一聲媽媽而離開,卻留下我一輩子的自責,如果當初我答應跟她走,如果我早點叫她媽媽,如果……那她就不會出車禍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。
  為什么我從出生那天就注定是個錯誤?

  突然大病一場,身體異常虛弱,曼和斯言來看我,曼比以前開朗了很多,她去給我洗水果,斯言突然抓住我的手:“小獨獨你怎么這么不照顧自己?”眼神中滿是心疼,我啞然失語。
  終于病愈,我們在一家西餐店慶祝,中途毅和曼竟都因為公司急事而相繼離開,斯言不顧我勸止,一個勁的喝酒,我竟然手足無措。
 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:“獨獨,告訴我,你為什么讓我的心生疼,你為什么不快樂?”
  “斯言你醉了!”我轉身走出酒吧,他追出,突然抱住我,用力把我抵在墻邊,狂熱而激烈的吻我,我竟然一時不能自制,全身酥軟。
  突然想起了曼,用力推開他:“斯言你太過分!”
  “小獨獨,我愛你!一開始就愛你!”
  “你今天醉了,我不怪你說胡話,你馬上給我走!”
  “獨獨,你根本不愛毅,你不開心,你又何必折磨自己,獨獨我會給你快樂……”
  “你他媽給我住嘴!”我打斷了他的話:“誰說我不愛毅?誰說我不開心?你以為你誰?你丫根本不是男人!”
  “獨獨,你自欺欺人?你明明不開心,你不敢承認,你只知道偽裝!”
  啪!摔給他一巴掌:“我不要你管!你給我滾!”
  “呵呵,獨獨,”他很勉強的笑:“今天我終于知道,我還會心痛!”他紅紅的眼睛閃著淚光,隨后轉身離開。
  他的背影顯的格外的寂寞,我在原地呆站著,很冷,不知怎的我的心竟然很疼。淚無聲落下來,他看清了我每一個眼神和微笑后的陰暗。

  兩天后,曼紅著眼睛來找我。陡然跪地:“獨,我求你不要和我爭斯言,你知道我有多愛他,你有毅這么的好男人,你還想要什么!”
  心死般的寂靜:“曼,我不愛他,更不會和你爭,你是我愛的第一個人,曼。”
  “那你答應我以后都不見斯言,你答應我,沒有他我也不想活。”她哀求著。
  我又一次絕望,這次因為友情!
  我出世的那天就注定了親情的絕望,愛情的無奈,連我最信賴的友情也不堪一擊!
  呵呵,難道這就是命運?就像奶奶說的,我是不祥的女孩子?
  不過這又能怎么樣呢?我已經習慣了失去,難道還怕嗎?我是如此的驕傲和堅強,我還有我傲人的長相和與生具來的不羈冷漠,還有我的心高氣盛和自尊。我相信我有著別樣的魅力和價值。
  庸俗如你們又怎么懂!
  “曼,我答應你,你起來!”

  晚上毅有要求,我生硬的拒絕。
  他發瘋似的壓過來,我反抗不過,冷笑一聲,我就當今晚自己是婊子!
  他終于忍無可忍:“你愛上了斯言是不是?”就像一頭噴血的獅子。
  “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?我最恨別人質問我!”
  “你給我滾,我以后都不要再見你……”
  從毅房子搬出后,我自己租了一間簡陋的小屋子,很潮濕,可我喜歡,是與我一樣的隱晦。毅來找過我多次,道歉和求我回去,我已無力回頭,何況我是這么固執,固執到無可救要。
  從此電腦成了我的唯一。
  上網。發呆。安定。睡覺。
  每天吃最簡單的泡面,惺忪著眼睛,用手指在鍵盤上敲擊出頹廢的音樂,飛舞出我的文字。整日蓬頭垢面不出門,不化裝,有時甚至不洗臉。
  就這樣。一天。兩天。終極而死。
  今天竟然沒有吃安定就有了困意,我開心的不行,猜想這是不是臨死前的回光返照,是不是睡去就醒不來。不管那么多了,只要能睡去就好。于是早早躺在那張雜亂的床上,無比親切,帶著笑容入眠。
  恍惚中聽到咚咚的敲門聲,我拖著身體去開門,眼睛都沒有睜開。
  “獨獨,獨獨……”感覺自己被人抱住,好象是斯言,可他越來越模糊……

  醒來是在醫院蒼白的床上,還有斯言。
  “獨獨,你終于醒過來,”他抱住我竟然抽泣起來:“以后不要再這樣嚇我……獨獨,我好怕你有事……”
  我一臉平靜。
  他帶我回家,給我收拾凌亂不堪的屋子,看到那么多的泡面盒子,滿是心疼的責備:“獨獨你給我聽好了,你再吃一盒泡面,我就多一天不吃飯!還有醫生說了你要加強營養,不許再吃安定,知道嗎?從今天起,我就負責你所有的飲食。”
  斯言每天都按時來給我做飯,一勺一勺的喂我,我眼淚靜靜的落了下來。
  “獨獨,怎么了?他一臉緊張?是不是我哪錯了?”他越說我眼淚越控制不住,他把我抱在懷里摸著我的頭發:“你總是讓我心疼。”
  “斯言,曼好嗎?”
  他眼神暗淡下來:“獨獨,我愛你。”
  “可是曼是我愛的第一個女子。我不想她受傷害!”
  “我真的很痛苦,獨獨。我不愿意傷害曼,我知道她愛我,可是,獨獨,你要知道,我愛你。自始至終愛的都是你。你是有缺憾的孩子,你總是讓我心疼。”
  “可是曼怎么辦?”
  “那你忍心讓我痛苦?忍心自己痛苦?你怎么總不心疼自己。”
  “我怎么會痛苦?我又不愛你!”
  “獨獨,你看著我的眼睛說,看著我眼睛說不愛我。”
  “我又不……”以吻封緘,他流下淚來。我瞬間崩潰,我的虛偽連同高傲崩潰在他溫柔的吻和淚里。
  斯言是我命中的劫數,逃脫不了。

  曼終于找來。
  上來就一巴掌:“獨獨,你總是傷害你身邊的人。你個不祥的女人!”
  斯言舉起拳頭,被我壓下。我說:“曼,我對不起你!”
  曼將我們一樣的玉佩摘下,摔的粉碎。那是我們八年友情的見證就這樣破裂。
  我們的淚竟然一塊滾落。
  友情不再,為了一個我們同樣愛著的男人。
  最終還是逃離,我說服不了自己。每次面對斯言我總會想起曼哭紅的眼睛,負罪感就涌上心頭。我想只有我離開,才是唯一解決的辦法。
  斯言,曼還有毅,我都愛著的人,希望你們幸福……

  后來我一個人去了西部的沙漠,那是我夢想中的地方,還去看了鳴沙山中神奇的月牙泉,心胸變的更豁達。
  其實有什么想不開的呢,一切都有定數。何需惆悵呢。
  旅行兩年,我又回到了家鄉的城市。家鄉一切如舊!只是今日的我已經不同。
  在一家外貿店里,我遇到了腆著大肚子的曼,她身邊還有一個陌生的男人。
  我一時不知該說什么。
  “獨獨,是你?”她一臉平靜:“我來介紹,這是我丈夫城,這是我好朋友。”
  我溫和的笑,曼臉頰紅潤。看來這兩年過的還不錯。那么斯言?
  曼轉向那個男人:“城,你先出去等我,我和獨獨有話要說。”
  “曼,你過的可好?”
  “我好著呢,獨獨,你走后,我也想通了,后來我遇到了城,他很愛我,我嫁給了他。現在我們感情很好,還有我們快要出生的小寶寶。”
  “那就好,曼,我一直擔心你會不幸福。”我笑起來。
  “獨獨,都是我的錯。只是斯言……”
  “他怎么了?”我緊張的不行。
  曼笑著說:“看來你還愛他,那就好,他一直在等你……”

  終于見到斯言。
 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瘦的不成樣子,放縱頹廢。
  “你是獨獨?你真是獨獨?”
  我跑上前去,緊緊把他抱住,淚水也一塊滾落:“斯言,我是獨獨,你的小獨獨,我們再也不要分開。”
  他笑了:“獨獨,我只等擁你如懷,我們再也不會分開。”
  24歲,紫羅蘭盛開的六月,我成了世上最幸福的新娘。
級別: 俠客
發帖
265
金錢
3478
威望
1
貢獻值
0
只看該作者 1 發表于: 2005-12-19
好的話你就給投一票!!!
級別: 精靈王
發帖
1450
金錢
458
威望
19
貢獻值
0
只看該作者 2 發表于: 2005-12-19
幸福的結局,好.
級別: 精靈王
發帖
563
金錢
15491
威望
0
貢獻值
5
只看該作者 3 發表于: 2005-12-19
真是太好了,祝你們永遠幸福快樂!
這是真實的還是小說?
电视剧排球女将